沙越瞪圆了眼睛,有些激动地抓住纪周知的手臂:“你是说,这几个人并不是游戏系统编造的,而是活在真实世界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。根据我的推理,这份名单应该是真实可靠的。这几个人在2012年,入住了与我们一致的房间。这也是系统选中我们的原因,我们来到这里,或许就是以他们的化身在行动。”

    纪周知的视线从电脑屏幕转向沙越,与她四目相对:“也就是说,这一刻,在这一艘邮轮上,你的身份并不是沙越,而是当时同样住在812房间的康思城。”

    沙越的身T猛然一颤,深呼x1了几下,又道:“如果说我们来到异世界,就变成了他们。那是不是说明,我们之前所经历过的事情,是曾经真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?也就是说,他们在2012年搭乘‘维多利亚号’的时候,遇到了与我们同样的袭击,最后被杀Si在了邮轮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纪周知面sE严肃,“我们此刻寻找的,很大概率上就是十年前,这起邮轮连环杀人案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可是,”沙越苦恼地抠抠脸,“我们连这几个人是谁都不知道,只知道名字,怎么查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安静呆在旁边的虞听雁却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!我想起来诸葛向荣是谁了!”

    沙越和纪周知猛地回头,不约而同问道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嗯,”虞听雁点头,一直恍惚的眼神都变得坚定了几分,“因为他的姓氏很特别,所以看到的第一眼,我就觉得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慢慢想起来了,他就是这艘‘维多利亚号’的大老板,且他不仅从事邮轮产业,还有货轮运输等等。最重要的是,十年前,在我高一那个暑假,我和我父母一起出席过他的追悼会。”

    沙越瞪圆了眼睛,有些激动地抓住纪周知的手臂:“你是说,这几个人并不是游戏系统编造的,而是活在真实世界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。根据我的推理,这份名单应该是真实可靠的。这几个人在2012年,入住了与我们一致的房间。这也是系统选中我们的原因,我们来到这里,或许就是以他们的化身在行动。”

    纪周知的视线从电脑屏幕转向沙越,与她四目相对:“也就是说,这一刻,在这一艘邮轮上,你的身份并不是沙越,而是当时同样住在812房间的康思城。”

    沙越的身T猛然一颤,深呼x1了几下,又道:“如果说我们来到异世界,就变成了他们。那是不是说明,我们之前所经历过的事情,是曾经真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?也就是说,他们在2012年搭乘‘维多利亚号’的时候,遇到了与我们同样的袭击,最后被杀Si在了邮轮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纪周知面sE严肃,“我们此刻寻找的,很大概率上就是十年前,这起邮轮连环杀人案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可是,”沙越苦恼地抠抠脸,“我们连这几个人是谁都不知道,只知道名字,怎么查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安静呆在旁边的虞听雁却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!我想起来诸葛向荣是谁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