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能一直和纪周知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虞听雁在看到乘客名单后,是否已经起疑。即便她很善良,也很信任他们两个,但是纪周知并不是玩家这件事,绝对是一个定时炸弹,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,造成何种后果。

    若是让其他玩家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,恐怕并不会轻易地相信他们的说辞,更不要说放过他。甚至他们为了稳妥、为了自保,要杀Si纪周知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,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人X在不受法律约束下可以扭曲成什么样子,人在极度的恐惧中又会变得如何脆弱敏感,她不敢过多地想象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她和纪周知两人就一同出现,展现出高度的默契与配合,这也无形地加深他们两人在所有玩家心目中“抱团”的印象,她必须要淡化这个观念,否则一旦出现玩家对峙的情形,他们两人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只要她想做出维护纪周知的任何行为,都会被轻易地认定为“同党”以及“包庇”,他们两人的处境将变得水深火热、不可回旋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电梯到达八层,两扇门泛着金属冰冷的光泽,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只是从现在开始,她要自己一人单打独斗了。

    1001号房。

    虞听雁将房卡放在门口的感应器上,绿sE指示灯亮起,她深x1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纪周知让她退到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她不能一直和纪周知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虞听雁在看到乘客名单后,是否已经起疑。即便她很善良,也很信任他们两个,但是纪周知并不是玩家这件事,绝对是一个定时炸弹,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,造成何种后果。

    若是让其他玩家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,恐怕并不会轻易地相信他们的说辞,更不要说放过他。甚至他们为了稳妥、为了自保,要杀Si纪周知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,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人X在不受法律约束下可以扭曲成什么样子,人在极度的恐惧中又会变得如何脆弱敏感,她不敢过多地想象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她和纪周知两人就一同出现,展现出高度的默契与配合,这也无形地加深他们两人在所有玩家心目中“抱团”的印象,她必须要淡化这个观念,否则一旦出现玩家对峙的情形,他们两人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只要她想做出维护纪周知的任何行为,都会被轻易地认定为“同党”以及“包庇”,他们两人的处境将变得水深火热、不可回旋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